良娣软件库分享

自己舍身救人的形象没装好,现在还得罪了一人一鸟,凌冽这一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“行了行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,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”凌冽无奈笑了笑,但是这个时候康牧曦却是看到了他受伤的手臂。

此时凌冽的整个右手手臂都已经处在黑的状态,看起来非常恐怖。

当时为了强行破坏三位刀客的配合,凌冽强行把身的能量部压在自己的手臂上,而且还同时动用了魔龙变,这对手臂的造成的压力,和把它放在大锤子地下砸是一个性质。

现在处在残废状态也是在所难免。

看到康牧曦担心的眼神,凌冽只是笑了笑,用左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“不该管的你就少管,现在你赶紧给你哥打个电话,然后麻利的回家。“

康牧曦却是向后退了一步说道“我不,我今天不会离开你的,我要住在你家。”

“废话少说,不然打你屁股!”凌冽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拨通了康牧孜的号码,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康牧曦。

电话刚拨通,康牧曦就直接说道“哥,我在凌冽家,我今天不回去了,我要睡他家!”

说罢,康牧曦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但凌冽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康牧曦“你这不是害我吗,报平安也不是这么报的好吗?别让你哥觉得你是刚出狼穴,又入虎口!”

不过康牧曦却是得意的摇了摇手机“那要不你再打个电话给我哥解释一下?”

何静晒拍纯真美颜

康牧曦这丫头一向是机灵鬼怪,要是现在凌冽自己去解释,那只能是越描越黑。

凌冽直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,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些药和银针,对康牧曦的事情则是懒得问了,她爱走不走,反正现在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对凌冽来说,收拾收拾自己的右手才是当务之急。

右手手臂残废成这个样子,即使是自己的血脉之力也很难自行恢复,凌冽必须采用些措施,不然要是留下点后遗症什么的可就麻烦了。

他先捣药,但这一个手又放药又捣药的,根本就操作不过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康牧曦直接拿开了他的手,认真的处理起了药物,凌冽笑了笑,这要是放在以前,他肯定不会想到这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,竟然会主动来当苦力。

但是有人帮忙,确实让凌冽轻松了许多,他在一旁指挥和放药,其他的步骤部交给康牧曦来做。

好在这姑娘生得一颗聪明的脑袋,凌冽随便一说,她就能意会到重点,这药童做的也是有模有样。

凌冽直接撕开了自己右手上残破不堪的衣服,整条手臂也就都展现出来。

但这个时候康牧曦却是大叫了一声,她果然是被吓到了。

现在凌冽的手臂哪还有个手臂的样子,就算是市里卖的那种黑香肠,颜色都比凌冽的手臂好看许多。

如果不是有血脉之力一直强行撑着,那这条手臂恐怕早已经没救了。

凌冽先让康牧曦把药均匀涂在手臂上,自己则是用左手拿着银针,强行刺激手臂的各大穴道。

那银针要比普通的银针粗大很多,这也是凌冽为了增强效果和透彻药性,故意选择的一根。

反正现在手臂也没有知觉了,就算是拿着锥子插都不会有感觉。

但这一幕看在康牧曦的眼睛里,却是心疼的不能自已,她在涂药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把目光挪开一些。

康牧曦的心里清楚,凌冽之所以会变成这样,都是因为自己的任性,如果不是自己耍小聪明的话,那事情肯定不会展到这一步。

似乎看透了康牧曦的心事,凌冽一边扎针,一边笑着说道“今天我还真得夸夸你。”

康牧曦有些不解地看向凌冽,她有些怀疑凌冽只是在说反话。

但凌冽却是认真说道“你知道吗,还好是今天我们打了那些坏蛋一个措手不及,如果等他们商量好了怎么对付我们,那恐怕到时候我就是必死无疑喽。”

“真的吗?你不要骗我。”康牧曦一边认真涂药,一边问道。

当看到凌冽的表情之后,她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凌冽有些愣住了,在他看来,康牧曦一直是一个刁蛮任性的小丫头,但是现在,这个不靠谱的丫头做起事来却是如此的细致,而且那抬头一笑,更是让凌冽的心脏狠狠地颤了颤。

这小丫头什么时候长大的?还是说自己对她一直有一些偏见,所以无视了她迷人的地方。

康牧曦当然知道凌冽这时候在看着自己,她的面色有些微红,但随后就笑着说道“如果让我哥知道你在这里耍流氓,他肯定要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了。”

这话立即给凌冽提了个醒,康牧孜那家伙可是个十足的妹控,其实每个哥哥都会竭力保护自己的妹妹,凌冽也不例外,但就是康牧孜这家伙表现得太夸张了一点。

今晚的事情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,还没有搞到足够的证据,这就带着那么多的人去强攻别人的别墅。

这要是知道自己在欣赏康牧曦的美,那还不得把这小院子给拆了。

不过说来也是奇怪,刚才康牧曦都已经打电话给他哥了,那家伙却硬是没来,难道康牧孜也会良心现,知道自己需要人帮忙疗伤?

凌冽笑着摇了摇头,这康家的二兄妹都称得上是奇葩。

涂好了药,康牧曦就找来了纱布,慢慢地帮着凌冽包好,感受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在药膏的作用下正在慢慢恢复,凌冽也松了一口气,好歹自己不用成为残疾人了。

身心俱疲的凌冽直接躺倒了床上,然后对康牧曦说道“我们家房间还是挺多的,你就去隔壁那间吧。”

凌冽刚说完这话,都准备闭眼休息了,但是谁知道康牧曦竟然一下子冲了上来,紧紧地压在了自己身上。

这时候凌冽的第一感觉,就是康牧曦似乎真的“长大了”!

这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,干菜烈火……凌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而康牧曦则是得意说道“我给我哥哥说了,我要睡你这儿,但是他没有反对。”

凌冽尴尬笑了笑,你倒是给你哥反对的时间了吗,他连放个屁的机会都没有,就直接被挂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