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app

阮白知道,慕少凌是怪她没有保护好自己。

但是,当时情势根本容不得她多想。

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若是晚那么一会儿,李妮就有可能被宋北野给带走了。她曾经因为我,受过宋北野那么严重的对待,这次若是再落到他的手里,不知道又会给她带来怎样的折磨……如果真是那样,我会更加愧疚的,想看到那样的结果吗?”

而且,若是李妮被宋北野带走,估计这辈子,她都不会走出他的阴影了。

阮白柔软的目光,对于慕少凌来说一向很受用,但这次却没那么好使了。

男人精灼的目光锁定她。

女人两条细嫩的小胳膊,被他反剪在墙壁上。

慕少凌又在她细白的脖颈上,狠狠的揉了一下:“那也不是冲上前的理由,根本不了解宋北野是什么样的人。这次惹了他,只是伤到了的额头,下次说不定要的就是的命了……遇到这样的事情,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,或者让人去叫我?嗯?”

他的力度控制的很好,不轻不重,但阮白却期期艾艾的叫:“……老公,我知道错了,下次肯定不会这样了,老公饶了我……”

慕少凌将阮白压在酒店的大床上,眉头紧皱:“看以后还敢不敢再这样胡闹,欠收拾了是不是?”

他沉重的身躯压着她,几乎将全身所有的力量,都刻意压到了她的身上。

阮白此刻几乎喘不过气来,樱桃小嘴儿仿佛都变了形,讨好的道:“小气鬼,不要生气了,我待会亲自给下厨做饭吃好不好?”

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

说完,她才想起现在他们是在最豪华的游轮上。

这里的大厨都是五星以上,随便一位厨师做的饭菜,都比自己做的好。

她刚要懊恼的皱眉,慕少凌却弄住了她圆润的耳垂,轻轻的辗转噬咬:“我的确饿了,但是不想吃饭菜……”

阮白努力的挣扎,小手抓他的脖颈:“不行,昨天晚上刚刚那个过,我现在还需要休息。”

慕少凌不规矩的手,却熟练的进了她的衣服:“不给也得给,谁让今天惹我生气。”

她嘴上骂道;“……唔……刚刚我还觉得是个温柔体贴的好丈夫,可是明明一点都不体贴……呜呜……混蛋!”

慕少凌低低的邪笑,三两下便将她的礼裙扯落,在她耳畔呵气:“今天我不给个教训,以后遇到类似的危险,肯定还是会第一时间往上冲……”

阮白说不出话。

但是,慕少凌却转身下了床。

阮白眼睁睁的看着,慕少凌在抽屉里找东西。

盯着他俊美至极的侧颜,她低低的说:“少凌,我现在是安全期,可以不用的。”

慕少凌却低头亲了亲她,固执的道:“不行,我必须得确保身体的安全。我知道女人生孩子对身体机能的损耗很大,为我生了三个聪明漂亮的宝宝,我很感激,并且已经很满足了。我不想再让承受生产那份罪。更何况,我这阵子烟瘾又犯了,而且经常出去应酬喝酒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万一真的有了意外,那样对孩子也不好。”

阮白想了想,事实的确是这样。

虽然她很想多要几个孩子,但是,养孩子的确费心又费力。

她还想做个专注事业的女强人,把自己创立的公司逐步发扬光大,并不想长期蜗居在家,做一个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家庭主妇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林宁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,和何勃英去了何家,准备丑媳妇见公婆。

何勃英带着她回了自己家,刚推开门,便看到保姆迎了上来,为他准备好拖鞋:“少爷,您回来了?这位小姐是……”

“哦,这个是我的女朋友林宁,我今天带她回来见奶奶。”何勃英美滋滋的牵着林宁的手,向保姆宣布林宁的身份。

林宁对保姆绽放一个甜美的微笑,礼貌的说道:“您好,我初次来何家,请您……”

“砰——”

林宁的话还没有说完,客厅里便传来一阵,茶杯重重摔到桌子上的声响。

金丝边的天鹅绒沙发上,坐着一位气质颇为华贵的老太太。

老太太保养的很好,看起来蛮年轻的,脸上基本上没有什么皱纹,只是冷着一张老脸,表情看起来十分不悦。

林宁被摔茶杯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望过去的时候,看到老太太戴着翡翠手镯的手,正收回去,而茶几上溅落了一些茶水。

保姆立即赶过去收拾一番,一脸的惊慌:“老太太,是我泡的茶水太烫了吗?”

何勃英见到奶奶发怒,当即快步走到她面前,执起她的手,心疼的用嘴吹着:“奶奶,刚刚是不是烫到您了?孙儿给您吹吹,吹吹就好了……”

老太太被孙子的行为逗笑了,刚刚还皱着的脸,顿时转为万分慈爱:“呀,怎么这么多天才回家?都不知道奶奶想死了。”

何勃英嬉皮笑脸的道:“我知道奶奶想我,这不就过来看您了?对了,奶奶,这是我的女朋友林宁。您不是一直都念叨我没对象吗,这不,我今儿就给您带来了。”

他对林宁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跟奶奶打招呼。

林宁乖巧的走到老太太那里,以自己最端庄娴静的姿态站在她面前,柔柔的喊了一声:“奶奶。”

“谁是奶奶!”

孰料,老太太只是冷冷的睨了林宁一眼,便转身朝着楼上走去。

林宁尴尬的杵在那里,她完全想不到,事情竟然脱离了自己的控制……